<dl id="1ledd5"></dl><style id="1ledd5"></style><address id="1ledd5"></address>
                  <tr id="vxyy3i"></tr><big id="vxyy3i"></big>
                  <small id="vxyy3i"><tfoot id="vxyy3i"><em id="vxyy3i"></em><label id="vxyy3i"></label></tfoot><code id="vxyy3i"><label id="vxyy3i"></label></code><thead id="vxyy3i"><dd id="vxyy3i"></dd><dfn id="vxyy3i"></dfn><blockquote id="vxyy3i"></blockquote></thead><select id="vxyy3i"><span id="vxyy3i"></span><em id="vxyy3i"></em></select><optgroup id="vxyy3i"><del id="vxyy3i"></del><code id="vxyy3i"></code></optgroup></small><big id="vxyy3i"><em id="vxyy3i"><ol id="vxyy3i"></ol><center id="vxyy3i"></center><bdo id="vxyy3i"></bdo><thead id="vxyy3i"></thead></em><dfn id="vxyy3i"><fieldset id="vxyy3i"></fieldset><abbr id="vxyy3i"></abbr></dfn><span id="vxyy3i"><select id="vxyy3i"></select><strike id="vxyy3i"></strike><b id="vxyy3i"></b><i id="vxyy3i"></i><span id="vxyy3i"></span></span><tt id="vxyy3i"><noscript id="vxyy3i"></noscript><big id="vxyy3i"></big><acronym id="vxyy3i"></acronym></tt><th id="vxyy3i"><tt id="vxyy3i"></tt></th></big>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汽車頻道> 正文

                  網上博彩官方/美麗的雪景

                  • 2020年01月21日

                     ——寫給四年同窗好友

                    輕聲細語纏綿了時光,輕彈淺唱黯淡了流年。那些明滅相隨的離合悲歡,都在這一季裏化作一紙雲煙。

                    不知不覺,已到了初夏。伴隨著驚雷和雨滴的聲音,才想起當時是自己把時間想的過于仁慈,其實,不然。

                    突然想要寫點什麽,來紀念自己即將逝去的大學四年時光,借機過度一下自己此時此刻莫可名狀的心情;突然想要說點什麽,來緬懷一下自己當初萬丈豪情遺失的時光和所謂的青春年華。不知道是骨子裏的性情使然,還是內心深處想要特意地煽情?

                    畢業論文完成了心也空了,畢業照照了笑了也哭了,畢業聚餐聚了也散了,課程再沒有了。想要再安安靜靜地坐在教室裏聽一堂課,也許已不再可能,室友同窗一個個整理好行囊離校而去,爲了工作,爲了生活,爲了自己的將來各奔天涯,各奔前程。

                    想起四年裏,網上博彩官方們鬧過,笑過,憋屈過的點點滴滴,原來那是我們美好的時光,一切恍若人世,頃刻間湧到眼前而又頃刻間飄遠,來回往複。曾經不太在乎的人和事,即使當初彼此沒說過多少話,沒有多少相同的言語,甚至沒有打過照面,沒有同時畢業,可一切都在一瞬間讓我們感到彌足珍貴,畢竟我們已有四年的同窗之誼和離校後的校友之情。

                    一個一個地送他們離去,一路無話,一路沉默,一路看著,一路聽著,半抹余陽,心照不宣。周圍的熱鬧與喧囂,更突兀地讓心裏莫名地徒增傷感,心裏的落差,天南地北難以言說,只能硬生生地擠出幾抹別扭的微笑挂在臉龐,握手擁抱,互祝“安好”,可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車窗裏彼此眼裏噙著的淚水,強忍著就差沖破心底最後的一道防線奪眶而出,招手作別,列車離去,心情終究還是崩潰了。也許,三五年我們再相聚,也許有的人我們天涯兩隔一生從此難再相見。想到這裏,心底莫名地抽痛起來。

                    送走他們,獨自一人默默地往回走,身體與靈魂已不在同一防線,內心的淒楚與離愁一點一點地躍上心頭。拖著落寞的軀殼獨自一人回到曾經熟悉的校園,校園裏,學弟學妹照常熱鬧著,照常忙碌著,這一切都是畢業前的狂歡,一如昨天對未來不太著急的我們自己,我看到了那時我們的影子就在他們的身上若隱若現,一切仿佛什麽都從未發生過一樣,可一切確切已然發生,我們已然疼痛過,這一切真實地在我們的心底深處留下鮮紅的痕迹。

                    深一腳淺一腳地挪回曾經溫馨的寢室,熟悉的人卻已不再,曾經熱鬧的空間早已被冷清覆蓋得令人膽寒,那些收拾得幹幹淨淨的空床位,赫然醒目,心底最後的一絲堅強落荒而逃。憶起往昔的點點滴滴,孤獨和冷清的氣息侵蝕著身體的每一根神經和每一個毛細血孔,悲怆之感不言而喻,滿心的離愁別緒在所難逃,有同學朋友離去的不舍之情,也有爲自己明天四處奔波爲了生活找尋工作的壓迫之感和深深的擔憂之愁。

                    空蕩蕩的房間,一如自己空空如也的心房,平時熱鬧慣了,沒覺得人生有多麽的突兀和不尋常,所有人真正地離開,才覺得原來我們在一起已經四年,時光過得真快,轉眼四年已如指尖沙,隨風揚滅,或許是因爲之前看不到離別,連同時光也走的慢慢悠悠。

                    成長帶給我們的疼痛越來越清晰可見,離別不僅僅是說說而已,有時足以讓人撕心裂肺。憂思在我的心裏慢慢地平靜下去,正如暮色降臨在寂靜的山林之中。

                    守著夜,一直想找個時間,好好看看所謂的花開不敗和一起度過的錦繡年華,擱淺在時空裏的懷念,累積成了今日今時的匆匆別離,淡化成了一紙雲煙扶搖直上萬裏長空。未斷的思念焚燒了離別的愁緒,夜來的太倉促,街頭的風來來往往,恍恍惚惚就無聲無息地刮過了四年大學時光。

                    曲水流觞,滄海踏歌,唱一段一羽清塵,直到曲終人散。站在街頭迎風的位置,我感到怅然若失,希望離別後的我們一切安好! 

                   雪越下越大,大片大片的雪花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那雪真大啊!像鵝毛,似棉絮。那雪真密呀,像是從天到地扯起了一個寬大的雪簾。那雪花有多好看哪!就像白蝴蝶輕輕地扇動著翅膀飛落下來。

                  嚴冬的大雪別有一番情趣。鵝毛般的大雪漫天飛舞,像玉一樣清,像銀一樣白,像煙一樣輕,像柳絮一樣柔,紛紛揚揚地從彤雲密布的天空中向下飄灑。樹木、房屋都是銀裝素裹,地上,積滿了厚厚的白雪,把整個大地蓋得嚴嚴實實。

                  大片大片的雪花像千萬只白蝴蝶漫天飛舞,奇妙極了!我伸出手去接雪花,看到雪花落到我手裏,我真高興,但剛把手縮回來,它就化了,它怎麽那麽害羞?雪越下越大了,可是雪花卻越下越小,只見密密麻麻的小雪花打著旋兒,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還發出輕微的沙沙聲,像無數條蠶在吃桑葉似的。但有的小雪花卻不願意落地,一會兒來個“倒栽蔥”,一會兒又像飛機一樣直沖天空。

                  這時,漫天雪花,像春天的柳絮一般不停地飄舞著,除了卷著浪花的海水以外,整個的山岡、松林,已經成了無限幽靜秀美的銀白色世界。高高低低的松枝上,都托著大大的雪團,海風一吹,又靜靜的落到地上或別的枝丫上。

                  風卷著鵝毛大雪,鋪天蓋地而來。大地變成了銀白色的世界,千樹萬樹好似開遍了梨花,塊塊麥田猶如蓋上了銀白色的棉被,展眼望去,壯麗的山河多麽雄偉壯美!

                  白雪像小銀球,像小雨點。像柳絮楊花,紛紛揚揚爲我們挂起了白茫茫的天幕雨簾。擡頭透過稀疏的雪簾望去,那遠處的高樓大廈,隱隱約約,好像在霧中,宛如在雲裏,顯得特別好看。

                  漸漸地,小雪花的姐妹多了起來,她們推推搡搡,擠擠挨挨,肩並肩,手拉手,像要一同去趕集似的,擁向大地。雪花姐妹們玩耍著,嬉戲著,說笑著,親熱著哩!她們給人間帶來了喜慶和祝福!

                  晶瑩透明的雪花在天空飛舞,街道灑滿了雪,房屋上落滿了雪,就連樹枝上也挂滿了雪,整個大地變成了銀白的世界。

                  多美的雪花啊!剛開始零零落落,又小,又柔,又輕,就像那高貴的白天鵝輕輕抖動翅膀,一片片小小的羽毛,飄飄悠悠落下來;接著小雪花變大了,變厚了,變得密密麻麻;雪越下越大,小雪花們在半空中你拉我扯,你抱住我,我擁緊你,一團團,一簇簇,仿佛無數扯碎了的棉花球從天空翻滾而下,這時,整個世界都變得迷迷茫茫的,美不勝收。

                  雪後的大地,到處披上了銀裝,變成了水晶般的童話故事。那一排排樹木上都自豪地綻開了滿樹銀花,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微紫色的光芒;而落光葉子的梓樹枝頭,則垂下了許多玲珑剔透的銀條兒;枝頭的喜鵲竟陶醉于旖旎雪景之中,一動不動的停了許久,才潇灑地飛起來,蹬落一片雪霰,然後便“叽叽喳喳”地歡叫起來;庭院中,十幾只麻雀蹦跳著,正在雪中覓食,偶爾機警地扭頭看看我。

                  在這白茫茫的雪地上,穿著彩衣的孩子們在打雪仗、雪球、擲雪球。他們歡快地奔跑著,追逐著。有個孩子擁兩只凍紅的小手搖晃著滿雪的小松樹,頓時,雪像面粉似的撒下來,讓人感到白蒙蒙的細雨在飄呀飄。

                  我從地上捧起一把潔白的雪,攥成團兒,融化的雪水順著手指縫滴到地面上。立刻,雪地上出現了浸濕的痕迹。看到這情景,網上博彩官方仿佛看到了,雪水滲進泥土,綠油油的莊稼喝飽了,正茁壯地成長。

                  瞧,樹枝上一小堆一小堆的積雪,莫不是西沙群島裏的一只只白色的海鳥在棲息?還是頑皮的孩子把好吃的棉花糖放在上面?或者是哪位熱情的奶奶蒸好了一些小饅頭,把它們放在小草尖上?

                  雪花徐徐飄下,如蘆花,似柳絮,像輕悠悠的鵝毛,無盡無休地飄著,飄著,宛如那美麗地銀蝶在院中翩翩起舞,又像一群穿著紗群的小舞女,伴著天空傳來的音樂,輕輕盈盈地在空中飄舞著,旋轉著,跳著動人的舞蹈。那麽輕快的身影,那麽飄逸的舞姿,每一片晶瑩的雪花都像一曲婉轉、悠揚、清新的輕音樂,都仿佛是一首輕快、和諧、明麗的小詩。

                  噢,神奇的小雪花……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